2013年3月17日 星期日

跑錯棚的代價




自從這學期在中原修了9學分後,我不學無術、吃飽睡睡飽吃、閒來無事就看小說電視的生活有了變卦。

我開始唸書了。


說起來挪出時間唸書的壓力並不大,就跟乳溝一樣,擠一擠就有了;更所幸前兩年為了應付教甄,重拾書本不算陌生,週六日用來複習預習也尚可接受。

一個星期花三個晚上在進修,瘋狂程度連正式生都驚訝,殊不知我這小小附讀生也是悔不當初!其中滿修學分的痛苦不在於我美好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復返,而在於我的專業sense有待加強-

我常常無法加入同學的討論-痛苦!
我經常聽不懂教授的要求-苦惱!
我根本看不出文獻的核心議題是什麼-我恨哪!

為此我總是很糾結,在上課時戒慎恐懼、小心翼翼,整個演示了詩經所謂的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

也因此當大伙埋頭分析文獻時,我總試著跟上研究生的思維去理解;於批判時試著找出不同觀點;於討論時試著不讓自己當一個毫無貢獻的路人甲-那專業sense的不足讓我感到很卑微。

想起混劇場時,老師講過一句話:「隨時將你保持在最舒服的狀態下表演」。

我將最舒服的狀態理解為做好充足準備的狀態,因為唯有充足的準備,我才能抱著令觀眾驚艷的愉悅上臺;在試教時不緊張、在口試時侃侃而談。

而為了讓自己在最舒服的狀態下上課,我只能惡補教育政策、狂啃研究法,將美好的小說時光硬生生變成唸書時間,捨棄公園散步、忽略林書豪和愛玩客。

其認真程度連我都動容,對提升自己的專業sense勢在必得!

然而當教授下令交出研究主題時,我迷惑了。
當第三次課後就要擬好研究動機、目的、問題時,我傻眼了。
當授課進度表顯示不到一個月內要完成論文第一章時,我震懾了。

我忍不住奮不顧身喊了一句:我他娘的才上不到五次課啊!


一時間,我淚奔了。


赫然驚覺專業sense不夠固然痛苦,但那每當我坐在課堂上,聽著教授狀似隨意、實則驚為天人的指派作業時,那反覆縈繞在我耳邊的「你跑錯棚啦~你跑錯棚啦~」的天音,更是讓我泣不成聲。

我跑錯棚了。

所幸這樣的認知不需要再特地溫故知新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