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月8日 星期二

急診有感



拜腸胃宿疾所賜,我的深夜急診次數多不勝數,獨自一人奔赴醫院的經驗自也不在少數,說起來並不是我特別堅強,而是長年離家在外,孤身一人,情急之下也無人依靠,當然得靠自己了

然而在急診室,瘋子很常見,老人很常見,一臉無聊的親友也很常見,但一臉痛苦又孤身前來的少女(咳)真的不常見,也因此我經常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-


無聊的親友會對我行注目禮,路過的傷患會好奇觀望,護士叫了○○○的家屬領藥」卻發現○○○一個人躺在病床上舉起吊點滴的手也不禁眉頭一皺,轉身再問其他護士那要怎麼辦?

深夜抱病,旁人皆有親屬陪同,我是否因此感到悲苦?

其實沒有

人確實是一種習慣的動物,同一件事情經歷太多,便也不覺得有什麼了,反而能平穩處之泰然;也或許是身體的痛太痛,自顧不暇的情況下,根本沒時間悲秋傷春了


倒是常有一種「其實我很幸福啊」的體悟



例如一個瘋癲的女人,被警察架著卻仍是罵罵咧咧
例如一個坐著輪椅的阿伯,深夜到急診室挖大便
例如一家人,正準備送老者最後一程
例如服藥自盡的男人,昏睡著仍被朋友不停幹譙,數落他吃光他的藥,害他也不斷撞牆割腕控制不住想自殺


去醫院的路上想著:要記住現在的痛,健康的活著

回家裡的路上想著:比起其他人,我算是很幸福了


診金雖貴,誰說它不值呢?

每一次,我又上了一課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