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3月22日 星期四

你還記得嗎?


這次喝喜酒感觸良多,與某些人一別就是10年,也遇見從未有過交集的隔壁班同學,如今大夥坐在同一張桌前,一起為新人舉杯道賀

寒喧是免不了,和閒聊時提到我日漸失去的記憶力,還是不免一陣悵然

發現記憶力大不如前是去年八月的事,而幾個月前我還在嘉義,自認記憶不凡,同事交代的事項都能交辦清楚,未有貴人多忘事之類的情節發生;然而自從我流浪到彰化教書,公務可說是充耳不聞,一聽即忘,到校未久就有兩次放學沒關燈的記錄,令我感到相當慚愧

我的記憶究竟是怎麼了?我試圖找出一個記憶力大幅減退的轉捩點,離開嘉義的七月、瘋狂準備教甄的七月半、搬家找住所的八月初,記憶受挫是在離開嘉義之後,來到彰化之前,這中間如果要說發生什麼大事,大概就是準備教甄那段日子,經痛到滿地爬、或是車禍哭著回家的經驗

出車禍那次相當驚險,我回家前特地從嘉義買了一袋芭樂要給阿忍,在北港往四湖的路上,小綠撞上一台右轉貨車,隨著小綠倒下,芭樂在柏油路上滾落,一顆顆都陪我劃破了皮、滲出肉汁﹔自身的傷勢不重,但準備考試的壓力卻在此時潰堤,我撿起芭樂,任由淚水模糊視線

帶回那些摔爛的芭樂,儘管沒有看見,也能預見阿忍一定比我更傷心

幾天後的新竹資優試教,我在膝蓋上塗抹厚厚的粉,企圖掩蓋大片淤青

之後沒幾天我的月經來了,但沒有見血,反而是我的腰部痛極,約莫是經期腰痛的一百倍,我趴在地上站不起身,不是因為趴著舒服,而是腰挺不起來

當然就是送醫院掛急診了,醫生查不出我發生什麼事,儘管我告訴他痛的感覺非常類似經痛,而我先前並無此經驗,醫生沒有採信,打了幾針和點滴

就在我雙腳要踏出急診室前,第二波劇痛又突然襲來

再躺一次  再一次點滴針筒伺候,從早上七點折騰到將近十二點,習慣醫生的沒有結論,我帶著自己也不相信的藥,終於離開醫院

犒賞自己,同時也比較安全的一餐,是poon(麵線糊)


車禍和經痛掛急診的經驗,我傾向經痛導致記憶力消褪,不久前看到一篇關於疼痛的報導,據稱習慣忍耐疼痛的人,腦力將受影響

然而是不是真的如此,我也不得而知,也許純粹只是習慣了流浪生活,對於小事不那麼上心了


聊到記憶的話題,表示自己的記憶也沒以前好了 我們繼續在鬧哄哄的喜宴上喝酒聊天、欣賞New男友發呆的神情,在大吼中我和又回到臻訂婚的話題,她大聲問我看過她老公嗎?我還來不及回答,她轉身自包包中抽出手機,手指快速唰唰的滑過觸控螢幕-

我看見穿著紅色旗袍,身邊站著靦腆的老公-

然後我的內心沉默了






這張照片在20分鐘前不是才看過嗎…?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